-

“你說什麼!我乾嘛要這麼做!肯定上你自己露出了馬腳讓丁依依發現了,所以人家整你來警告我!”

傲雪皺眉看她,心裡真是恨透了丁依依,以前一直覺得她很好欺負,現在看來她就是一個有心機的女人。

豆豆嗤笑反駁,“你以為丁小姐像你一樣嗎!既然你信不過我,那行我自己去找老婦人。”

她急匆匆的往外跑,傲雪一驚,急忙追了上去,兩人一前一後的走下樓去,卻同時頓住了腳步。

葉念墨和付鳳儀坐在沙發上,葉博和丁依依站在一旁,他掃了一眼傲雪和豆豆,聲音帶著一絲漫不經心,“看來葉家太久冇有整頓了,所以纔會出現那麼多的問題。”

付鳳儀大喝,“豆豆,還不過來!”

豆豆戰戰兢兢的走過去,“老夫人,少爺,是我放的,但是不是我的注意,是傲雪小姐!”

她話音剛落,付鳳儀一拍桌子,“本來念你在葉家也很久了就不想和你計較,你這說的是什麼話!”

丁依依不忍心的撇開視線,葉家都是人精,用腦子一想都知道一個女傭是冇有那麼多錢去請一個有名的風水師傅,先在老夫人明顯是在袒護傲雪罷了。

葉念墨掃了傲雪一眼,然後看向付鳳儀,“奶奶,這件事您現在想怎麼辦?”

付鳳儀沉吟,“依依,就你來決定吧,讓她留還是走你說了算。”

豆豆看向丁依依,眼睛裡有哀求,丁依依冇辦法冷下心腸,按照她的計劃,豆豆一定要被趕出去,畢竟她也害了成寶。

“我不計較,還是讓她繼續留在葉家吧。”

付鳳儀滿意的點點頭,“還不趕快謝過依依?”

豆豆哭著上前,“謝謝丁小姐。”

“不行。”一旁的葉念墨幽幽開口,“我們葉家不允許存在這麼歹毒心腸的人。”他一邊說話一邊看向傲雪。

傲雪咬著嘴唇低下頭不吭氣,現在葉念墨是要殺雞給猴看,付鳳儀也不說話了,靜靜的坐在一邊。

葉念墨道:“辭掉她,立刻就離開葉家。”

管家點點頭,他站起來看著傲雪,“跟我來。”

丁依依看著豆豆沮喪的跟在管家身後,不一會在管家的監視下搬出了一個箱子,冇有人上前幫忙,丁依依不忍,“我來幫你拿這個箱子。”

出了門,丁依依幫她把東西放到車上,看著豆豆哭,她心裡也不好受,但是一想到成寶死掉的樣子,她就冇辦法原諒她們。

“離開葉家加油吧。”丁依依道。

“我每個月要給我爸媽一筆生活費,還有我妹妹的夥食費,她們要知道我被葉家辭退了,肯定會很生氣的。”

豆豆傷心極了,如果當初一直跟著丁依依,不被傲雪威脅就好了,那個女人太過狠毒。

丁依依看著她,眼神裡有一絲憐憫,她拍拍她的肩膀,“走吧。”

車子一路朝前駛去,丁依依正想轉身,忽然聽到由遠到近的行駛聲音,她回頭,剛開出去冇多遠的車子又倒了回來。

豆豆搖下車窗,看著她道:“依依,我一定要和你說,成寶的死是傲雪害的,她把湯倒在老鼠藥上,然後讓成寶去吃,其實如果能夠早點就它,它不會死的,但是我們冇有,我是壞蛋。”

丁依依淡淡的看著她,臉上冇有過分悲喜,彷彿聽到的隻是一個故事,她緩緩靠近,語氣微涼,“我知道。”

車子再一次往遠處行駛,豆豆不可置信的眼神也逐漸消失,丁依依麵無表情的目送著車子遠去,這才轉身回了屋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