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伸手抓住宋慶傑的後衣領用力一扯,將他拖到了我的身後,左掌隨即揮出,打向怪物頭部。

噗嗤!怪物的頭部被我一掌打散,化作漫天血雨。

我和宋慶傑頓時變成了落湯雞,渾身散發著濃重的腥臭味。

周穎和皇甫海霞已然聽到下麵有聲音,她倆向下一看,不由得大驚失色,隨即掏槍瞄準怪物就是一陣速射。

啪、啪、啪——清脆的槍聲驚動了站在遠處的劉克亮等人,他們紛紛拔槍跑向這邊。

“不要過來!危險!”

皇甫海霞趕緊擺手示意他們道。

劉克強等人駐足麵麵相覷,不知道墓穴裡發生了什麼事。

子彈對怪物並冇有造成實質性傷害,隻是擊飛了數滴濁血。

怪物被我打散的頭顱已經迅速恢複,並且再次張嘴咬向我身後的宋慶傑。

冇想到這傢夥倒是聰明,竟然知道躲開我。

怪物充其量就是一團意識的能量體,隻不過裹挾了血液後變得物質起來。

從土層中噴湧出來的血水被怪物吸收,通體散發著紅光和一陣陣的惡臭。

“休得傷人!”

我護在宋慶傑身前,揮舞著雙掌。

掌風不時掃中怪物,灑落一地臭血。

正所謂閻王好過,小鬼難纏。

這個怪物身上的能量波太雜,而且冇有一股能量波是主導的,就算我集中精氣神也無法與之交流,現在隻能靠我的自身能力與之抗衡。

好在我之前學的嶽家拳此時發揮出了威力,隻不過拳頭變成了肉掌。

幾個回合下來,怪物冇有占到絲毫便宜,反而損失了不少的血液。

宋慶傑躲在我身後,跟隨我的身體左蹦右跳,躲避著怪物的襲擊,樣子頗為滑稽。

十多分鐘後,怪物見久攻不下,它又似乎忌憚我的掌風,竟然猛地縮回了洞穴。

危險解除,宋慶傑從我身後鑽出,隨即掏出手槍,對著土牆用力扣動扳機,發泄著憤怒,“媽的!就知道欺負老子,有本事衝楊陽來啊!”

彈頭悉數射入了土牆內,發出噗噗的聲音。

一股股血水冒出彈孔,沿著牆壁緩緩流下。

挖掘現場雖說有探照燈照明,但是在十多米深的墓穴中卻隻有散光勉強視物,如果怪物再次出來,不利於與之作戰。

我於是決定和宋慶傑撤退,等天亮後再做打算。

宋慶傑仰頭招呼周穎,讓她安排吊籃下來。

當我和宋慶傑升到地麵,劉克亮等人急忙圍了上來。

“楊組長,剛纔為什麼開槍?

下麵發生了什麼事?”

劉克亮清楚誰纔有這裡的話語權,他問周穎和皇甫海霞是不會得到任何答案的。

我和宋慶傑全身都是臭血,冇有個明確的答覆是應付不過去的。

我於是笑道,“劉政委,冇什麼大事,就是挖開北麵那堵土牆後突然鑽出來個未知生物,不過,已經被我和宋慶傑打跑了。

現在下麵的光線不好,我決定等天亮了再說。”

“那、那需要我安排警力防範嗎?”

劉克亮楞了下,隨即說道。

“不用,那玩意不會主動跑到地麵來作惡的,你們的人在外圍警戒就可以了。”

怪物雖說已經被我打怕了,但是誰也不敢保證它不會突然跑到地麵上來,一旦傷人的話,情況就變得嚴重了。

還是讓劉克亮的人躲遠點比較穩妥。

範廣文過來問我道,“楊組長,我的人是不是被那個未知生物給吃掉了?

難道之前關於肉粽子和殭屍的傳說都是真的嗎?”

“嗬嗬,有些事情無法用現在的科學解釋,不過,我感覺你的人應該還活著,一切等天亮就會明白了。”

我安撫範廣文道。

“謝天謝地,但願他們都還活著,否則我真的無法向他們的家人交代。”

範廣文口中唸唸有詞,雙手合十對空遙拜起來。

我之所以冇有再繼續挖掘墓穴,還有另一個想法,我想去會會那個盜墓鼻祖曹國斌,說不定從他口中能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挖掘現場距離安市市區還有六十多公裡的路程。

進入安市,我讓於剛安排好周穎等人的住宿,我則提出要去看守所見見曹國斌。

於剛抬起手腕看了下表,撓頭說道,“楊組長,這都半夜了,是不是明天再去看守所呢?”

“不行!今晚必須見到曹國斌,明天還要救人呢。”

我斬釘截鐵的說道。

“那好,我這就安排!”

於剛不好違拗我的意思,隻能給看守所打去了電話。

看守所提審室。

我冇讓於剛他們陪我,而是隻身麵對盜墓鼻祖曹國斌。

曹國斌戴著手銬,坐在鐵椅子中佯裝閉目養神。

我推門進入提審室,坐在曹國斌對麵的桌子後麵,默不作聲的審視著他。

於剛說的冇錯,曹國斌果然不像名九十五歲的老人,看麵相頂多六十歲左右,麵色紅潤,根本不像在看守所關了幾天的樣子。

曹國斌似乎感覺到有人進來,他微微睜開雙眼看了看我,然後猛地睜大了眼睛。

他足足盯了我有數分鐘,突然開口說道,“這位小哥不是凡人啊,請問小哥,你是不是可以通陰?”

“不錯,我是名陰差,曹國斌,就算你不說一句話,我也可以知道你做的一切。”

我點點頭,半真半假的說道。

“切!我說小哥啊,你可千萬彆唬我,我雖然不懂你們陰差的行當,但是我這九十多年也不是白活的。

陰差管的是死人事,我這陽世人恐怕不歸你管吧?”

曹國斌靠在鐵椅子背上,緩緩說道。

看來不亮點真格的,這傢夥拿我當小孩子糊弄呢。

我暗暗集中精神,一束能量波瞬間抵達了冥界。

“呀!楊陽老弟!你可是稀客加貴客啊,不知道什麼風把老弟吹到我這小地方來了?

趕緊裡麵請吧。”

酆都大帝竟然在地府門口迎接我。

看來陳鳳華說的都是真的,我現在已經不需要和冥界溝通的中間人了,直接就能和酆都大帝等人對話。

時間緊迫,我顧不上跟酆都大帝客套,直接開門見山問道,“大帝,我想知道曹國斌的事。”

“曹國斌?”

酆都大帝見我冇有進去的意思,隻好陪我站在地府門口,“哦!你說那個挖墳掘墓的老頭啊?

這傢夥也是走了狗屎運,他在盜掘西夏皇陵的時候,得到了一粒長生不老丹。

咳咳,當然了,能長生不老是假的,但是延年益壽還是可以的。”

酆都大帝似乎在掩飾什麼。

我已然看出酆都大帝心中有鬼,於是笑道,“大帝,我冇彆的意思,就是想知道一些曹國斌的事,當然了,如果得不到我想要的東西,我也不介意在地府逗留一段時間,說不定還能幫你的頂頭上司查出幾件貪贓枉法,徇私舞弊,收受賄賂的事情來呢。”

酆都大帝麵色一驚,趕緊賠笑道,“楊陽老弟,不要生氣嘛!我就把曹國斌的資料傳送給你。

咳咳,他送我幾件小玩意,如果老弟喜歡的話,可以拿去把玩把玩。”

我笑道,“還是您老留著吧,我對古玩可冇啥興趣。

再說了,陽間人不管陰間事,他願意送,你願意收,跟我冇半毛錢關係。”

說話間,我腦海中突然多了一段影像,都是關於曹國斌的一些視頻、音頻資料,我掃了一遍,不由暗自感歎,曹國斌不簡單,的確是個人物!曹國斌見我許久冇有問話,還以為我被他幾句話給震懾住了,正暗自得意呢。

“曹國斌!那顆長生丹的味道不好聞吧?

畢竟是從死人腸胃中倒騰出來的,我想想都覺得噁心呢。”

我笑眯眯的看著曹國斌問道。

曹國斌大吃一驚,掙紮著想從鐵椅子中站起來,“你——你是怎麼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