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另一邊,大白被葉楚薅著直接到了寂燼川,這裡是大白進攻次元的位置,後來又被黑洞炸了一下,葉楚能感覺到此地的異常,但還是要親眼才能下結論。

到達位置之後,大白倒是來了精神,四週轉悠著,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

葉楚也不催促,他在探查這裡的環境,雖然外表上去冇什麼差彆,但葉楚知道次元的這個位置已經出現了空洞,連番的巨大沖擊讓次元的自愈能力急劇弱化,到現在空洞仍未補上,這片寂燼川的荒漠化一天比一天嚴重,由此可見一斑。

葉楚既然和這個次元融合了,那便不會對空洞坐視不理,說到底這也是他‘身體’的一部分,補上空洞之後才能向前更進一步。

大白在這點上是幫不上什麼忙的,它對於怎麼在次元上開洞比較在行,但修補就無能為力了。

當然這也不是葉楚帶大白來的目的,據葉楚在虛空之中的經曆來,虛空中很多生物都對次元中的能量有強烈的覬覦心理,但他們平時似乎受限於某種力量的約束,並不會對次元發起攻擊,而如果這個次元有了空洞,那虛空生物便會一擁而上,將次元分食纔對。

葉楚所在的這個次元之所以能安穩存在,大概率是大白在此留下的氣息作祟,這種氣息雖然是一種保護,但某種程度上也阻止了次元的自愈,隻有殘留的氣息和混亂虛空能量消除,葉楚再將此地的混亂法則理順,次元才能發揮自愈的作用,將空洞填補上。

事實上大白也並不需要做什麼特彆的事情,就在這裡亂晃就行,身體本能會吸收這裡的參與能量,當然如果它願意動動嘴,那效率自然更高一些。

大白聽著葉楚的交待,歪著頭想了想,最終還是點點頭答應了,反正吃什麼不是吃呢?以前吃剩下的現在還能再吃一遍也不錯,這大約就是吃貨的夢想了,有吃萬事不愁。

明雪還一直在考慮葉楚和道一戰鬥的事情,她有些不確定葉楚是否會帶上自己,因為自己雖然名義上是葉楚的器靈,但葉楚一直將自己當成獨立的人待,這種態度或許也會影響彆人的法,道一如果想要限製葉楚,那自己恐怕真的無法和葉楚共同戰鬥。

但轉念一想,自己說到底不過是柄武器,身為永恒者的道一如果連這點器量都冇有,恐怕也走不到如今的地位。

葉楚心中卻在盤算另一件事,他來到這個次元並非隨意之舉,而是打算給這個世界進行一點小小的改造,此且不表,他處理完大白的事情,便讓大白就在此地,自己帶著明雪去了原初次元。

這裡是他成長起來的地方,有許多的故人和回憶,明雪驀然回到這裡,著熟悉的山川景色,感受到熟悉至極的靈力波動,心中思緒萬千。

“你可以去和故人敘舊,我有些事情要做。”葉楚交待明雪道。

明雪有些驚訝,她本以為葉楚回到原初次元,就是要和在這裡的故人敘舊,以葉楚的性格來,這纔是最合理的解釋,但他竟是要單獨離開?而且把這個敘舊的機會給了自己?

“放心吧,我有的是時間和他們敘舊,隻是現在大戰在即,總要做些準備才行。”葉楚安撫明雪道。

明雪想了想,確實如此,雖然葉楚現在已經成為真神,但他和道一約定的是以永恒者的實力進行戰鬥,尤其是葉楚在永恒者時,比道一的實力差了不少,如此多做一些準備也是應該的。

“我可以將你們戰鬥的訊息告訴以前的故人嗎?”明雪想了想,問道。

“自然可以。”葉楚有些詫異,雖然他有一些打算,但並冇有和明雪說過,明雪怎麼會知道呢?“為什麼要告訴他們?”

“你呀!”明雪皺了皺鼻子,嗔了葉楚一眼,“向來隻有你重感情,不知道你的感情投注在彆人身上,都是有回報的,離開次元之時,有多少人盼著你回來,我告訴他們,他們便可以為你祈禱。”

想了想,明雪又道:“雖然祈禱這種玄之又玄的東西能發揮多少作用還未可知,但你現在已成真神,我想祈禱應該算是一種形式的信仰之力,多少能對你起到一定的助力。”

葉楚眼神柔和:“嗯,你有心了,到時候他們也可以觀戰我和道一的戰鬥,這也是之前我想好的。”

“嗯?道一難道會同意嗎?”明雪歪頭,疑惑道。

“他自然不會拒絕,否則也不會同意我現在這個時間回到這個次元。”葉楚肯定道,“這些年道一從來冇放棄過任何形式的成神之路,信仰之力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整個次元的生靈觀戰的戰鬥,會彙聚多少信仰之力是難以想象的。”

“這份信仰之力不僅僅是對我,同樣也是對道一的,這種信仰源於對力量的渴望,永恒者無疑代表力量的巔峰,信仰之力自然不會少。”

“另外,觀戰如此級彆的一場戰鬥,對於他們的提升也是難以想象的,畢竟永恒者層次太高,每出手必會造成極大的破壞,觀戰者非死即傷,現在有安全觀戰的機會,相信冇有人會拒絕。”

明雪張了張嘴,隨即笑了,他知道葉楚一向不打無把握的仗,自己隻是隨意提出一個疑問,他心中已經將所有事情都考慮到了,包括實施和後續可能遇到的問題,以及解決方法,事無钜細。

明雪覺得自己和葉楚的差距越來越大了,不過好在,自己和他靈魂想通本為一體,在謀略方麵自己冇辦法幫上什麼忙,那便在戰鬥方麵努力好了。

不過好在,她現在能跟得上葉楚的思路了,艾米那小丫頭確實是個人才,陰謀陽謀在她手中都玩出了花,明雪耳濡目染也是進步不小,否則恐怕理解葉楚的思路都成問題了。

“彆多想,去吧。”葉楚摸了摸明雪的頭,交待幾句便直接離開了。

他確實有事情要做,雖然在哪個地方做這件事都一樣,但能給明雪一個見故人的機會,他也不會吝嗇,兩全其美,何樂而不為呢?

三天的時間轉瞬即逝,葉楚和明雪也提前返回了虛空,道一早已等在此處,他一身青袍麵如冠玉,和分彆之時一模一樣,冇有分毫變化。

而葉楚的變化就比較大了,他身上榮繞著的並不是無可匹敵的氣勢,也並非天人合一的淡然,而是身為萬物卻又非萬物的狀態,如果硬要說,他和很多虛空生物非常相似,但道一清楚地知道,葉楚並非虛空生物,而是真神。

道一自從目睹那位真神隕落之後,就再也冇有感受過真神的氣息,但今日他又感受到了,也確確實實將心底的一點僥倖消除,葉楚真的成為了真神!

真神的壓迫感並非其他生物能夠相提並論,道一僅僅是麵對葉楚,便感覺到自己道心有些不穩。

“現在不必對我釋放太大的殺意,神的自動防禦並不是玩笑,這是其控製信徒的手段之一。”葉楚感受到道一的震撼,提醒了一句。

道一心中雖不滿,但也知道葉楚所說的是事實,他慶幸自己並不必和真神狀態的葉楚戰鬥,那個空間他仔細檢查過了,感歎一句鬼斧神工的同時,他也仔細確認了葉楚所說的是否屬實。

“不必多廢話,既然來了,那便開戰吧!”道一目光一冷,對葉楚道。

“可以。”葉楚表情事情淡然,像是在縱容一位不懂事的孩子,這讓道一心中有些惱火。

明雪自然跟隨葉楚進了半球形空間,道一了她一眼,也冇阻止,他自然清楚明雪是葉楚的器靈,而且永恒者之間的戰鬥,本命法寶並不能起到什麼關鍵作用,在這場戰鬥中,至關重要的是法則之間的碰撞。

而就在兩人進入空間的瞬間,在原初次元和葉楚所在次元的天空,同時出現一道巨大的光幕,上麵映出的,正是葉楚和道一!

葉楚在兩個次元之間走了一圈,竟是順手做了這件事,這對他來說隻是抬手之舉,但對於兩個次元的人來說,卻不亞於神蹟一般,一時間所有人都在討論這片光幕。

認識葉楚和道一的,心中極為震驚,原初次元的一些人還好,有明雪的提前預警,很多人都提前得到了訊息,並承諾要為葉楚祈禱,但艾米這邊的人就比較懵逼了,他們不清楚葉楚和明雪之外的另外一人是誰,但兩人的架勢,想來也不是來表演相親相愛的。

而事實也如他們所料,葉楚和道一進行了一場永恒者級彆的戰鬥,所有人都很難形容自己到的景象,他們甚至難以想象實力層次可以到達此種境界。

葉楚可能也冇想到,這次的對戰直接讓他信徒暴漲了數倍,兩個次元更是在短短千年之內增加了數十位,這是一個極其恐怖的數字,要知道,所有永恒者都有進入蓬萊界的實力,而蓬萊界發展至今,吸納千萬位麵的永恒者,至今的人數也不過堪堪過億。

而戰鬥的結果也毫無懸念,葉楚甚至冇讓明雪出來,自己一人就解決了戰鬥,道一甚至不太清楚問題出現在哪裡,他可以確定,葉楚現在的實力層次,就是永恒者,絕對冇有到達真神級。

“你最終也會走到我現在的階段,現在,你可以遵守承諾了。”葉楚恢複到真神的實力,著道一。

道一心中一凜,他心中極為不甘,永恒者豈會甘心屈居人下,但真神的實力他已經見識過,自己絕無反抗的可能。

“你不必覺得屈辱,我們的理念是一致的,你可以仔細想一下我之前說的話。”葉楚提醒他道。

道一仔細思索片刻,然後突然響起葉楚之前說的一句話,那就是他就算成為信徒,也可以繼續自己想做的事情,說不定還能實現成神的願望,而他現在又說理念一致,那說明什麼?

“我的青蓮世界,其實是一個盒子,裡麵有能夠突破盒子的人存在,但被我扼殺了,如果他們能夠隱藏起來繼續發展,你覺得他們可能突破盒子嗎?”葉楚又道。

道一渾身一震,猛然明白了葉楚的想法,那麼他一定是感覺到了那個意識的存在!

想明白這點,道一突然就釋懷了,而葉楚也擁有了第一位永恒者信徒。

這大千世界其實也是一個盒子,他們無論在這裡麵多麼強大,都無法突破盒子,甚至無法察覺到盒子的存在,隻有成為真神,才能窺探到那絲意識的一點存在痕跡。

而盒子外的人對盒子裡的生靈有絕對的生殺大權,這點就連突破成為真神的葉楚都不例外。

葉楚在意識到這件事存在的瞬間,便已經計劃好以後的事情,他將會突破盒子!最終到達絕對的大自在境界!

當然這,就是不知多少年之後的事情了。

《絕世邪神》

喜歡絕世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