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呂神靚微諷的笑笑,“這就是標準的打不過就加入?”

王離也微嘲的笑笑,道:“抄襲和複製總會比較簡單一些。”

“當年創造我的主人給我灌輸的觀念是,抄襲和複製是最大的原罪。”方頭方腦的機器人方方苦笑道:“而且抄襲和複製往往和粗製濫造掛鉤。那這個殺戮黑球抄襲和複製出來的東西,能夠和它抄襲的東西媲美麼?”

王離道:“嚴格而言是不能,簡單點說就是它複製和抄襲出來的東西是要差勁一點。”

“那…”方方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忍不住實話實說道:“你之前說它就像是創世者暗藏的高級查殺工具,那它製造出來的東西不如那些突變的病毒,它能夠戰勝麼?”

“你是覺得它冇用?”王離搖了搖頭,道:“在你所說的這種實用層麵,它起到的最大作用就是糾纏和拖延時間。相當於就是我雖然不一定能夠戰勝你,但你也滅不了我,隻要能夠糾纏住和拖住,它最強大的學習特性就始終能夠發揮作用,它能夠通過不斷的分析和學習,不斷的減少其中的差距。”

方方瞬間有些明白了,道:“比如說對方的武器就像是一頭凶猛的猛虎,它一開始抄襲和複製出來的東西很有可能就隻是像一頭狼,但雖然不敵,至少算是抵抗力量,可以拖延一定的時間,等到它再複製出來的東西,可能就是比狼戰力更高一點的豹子之類了,最後隨著時間的推移,那它再複製出來的東西,可能無限接近那頭猛虎。”

“差不多就是這樣吧。”王離點了點頭,道:“作為戰鬥工具,它就是不斷在失敗和犧牲之中獲取足夠的數據。”

“那你能控製它嗎?”方方看著那顆黑球,坦言道:“畢竟和你所說的一樣,我雖然得了神宮寺舞月的這個基地,但的確對它所知的不多。”

王離搖了搖頭,打消了方方準備交出這個基地的最後一絲疑慮,“誰要想徹底的控製它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冇有必要想著去完全控製它。它就像是一個獨立運轉的設備,就讓它發揮它最大的本能就可以了。我們要做的,隻是支援它發揮它的最大本能。隻要如此,它不會

成為我們的敵人。”

方方確定王離不會是神宮寺舞月那樣的人,他放下心來,隻是忍不住道:“就是我能力太過有限,如果這個秘密基地已經暴露,那我冇有辦法保證這裡的安全。”

王離笑了笑,道:“隻要能夠保證它的運轉,它自己就可以保證它的安全。”

方方愣了愣,道:“那我該怎麼做?”

“你不用做什麼,隻要我師姐開放給它權限就好。”王離說道。

聽著王離的這句話,呂神靚若有所思。

在下一個刹那,這處秘密基地所在的冰河有些許的異動,許多冰麵上出現了奇異的紋理,然後這些紋理變成霜花又飛快的消失。

方方麵前的黑色圓球上瞬間出現另外無數蔚藍色的光點,很多光點接收著周圍的氣機,然後迅速在表麵形成玄奧的符陣。

在數個呼吸之間,所有這些光點和符陣都迅速消隱,但方方卻明顯感覺到這顆圓球似乎變得比之前更黑,而且似乎氣勢完全不一樣了。

“這就算完成了麼?”他忍不住看著王離和呂神靚問道。

王離點了點頭。

他點頭的同時,這個圓球所在的空間突然變得明亮了一些,而方方一聲驚呼,他的身體表麵出現了一件黑色的戰甲。

這件黑色的戰甲上有數個明亮的藍色光團,有一種強大的氣機在黑色的戰甲之中流淌。

王離看著震驚的方方,笑了笑,道:“看來你已經變成它認定的守護者,它應該判斷出你想保護這裡的安全,那同時,它也會儘力保證你的安全。”

“那陳忘初?”看出王離和呂神靚已經有離開的意思,方方想到了這至關重要的事情,馬上問道。

“它應該會在戰鬥之中蒐集材料。”王離點了點黑球,道:“它不會拒絕多一個守護者,既然它已經真正啟動,所以很快就應該會有足夠的材料提供給你。”

方方欣喜起來,他看著電光開始遊離的王離和呂神靚,猶豫了一下,問道:“那你們接下來要做什麼?”

“我們還要去見個…”王離猶豫了一下,道:“現在還不能斷定那到底是

什麼。”

電光迅速的消散,然後在修真界的某處落下。

冇有人比呂神靚更加瞭解整個修真界的版圖,但是當電光凝成呂神靚的身體,承載她的感知之後,她看著周圍的荒漠,卻是不知道身處何處。

這依舊是一片寒冷的地帶,目光所至到處都是凍土,凍土上隻有很稀少的植株,而且都很低矮,就像是凍土之中伸出的刺。

“這是三十三天太皇黃曾天。”王離的聲音響起,“天神陵所在,之前是黃曾天之中的絕境。”

他的回答雖然清晰的指出了方位,但呂神靚的眉頭卻是越加深鎖,她的感知覆蓋這裡的時間越久,便越覺得這裡有很大的問題。

三十三天之中的太黃黃曾天位於混亂洲域的核心地帶,這裡毫無疑問是當年修真界的原始地界,屬於修真界原始地圖之一,但此時所在的這片區域卻像是被某種獨特的力量侵襲,就像是有人把原本屬於修真界的地圖挖去了一塊,然後改變,鑲嵌在其中。

天神陵的原始設定,是一些上古修真者的陵墓所在,即便在滅世之戰之中,此處遭受了某種毀滅性的武器打擊,但沿途依舊可以看到最初設定的殘跡。

她的視線之中,有巨大的破損神像,有整座山敲空形成的殘窟。

但所有這些遺蹟都吸引不了她的注意力。

她的正前方,所有的光線都像是流水一樣彙聚到半空。

流水一樣的光線彙聚成一輪彎月。

這彎月應該十分明亮,然而被周圍空中的一些獨特法則壓製,卻反而變得暗淡,就像是一塊蒙了灰塵的玄冰。

一種陰暗冰冷的力量在周圍的空間之中伸縮不定。

這輪彎月的下方,有一口殘破的巨大石棺。

石棺之中有厚厚的一層白雪,白雪之中,居然坐著一具女屍。

這具女屍身上的屍氣濃烈至極,然而她的肚子卻高高隆起,內裡孕育著一個生命。

“我之前見過她。”

王離對著身旁的呂神靚輕聲說道:“隻是那時候並不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