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千六百四十六章詭怪

神婉仙尊衝上前去,將那一截斷掉的白玉神槍從岩壁中拔了出來,原本應該是玉白色的長槍,如今也被鮮血給浸染成了鮮紅色。

“怎會......”

神婉仙尊背對著蘇白和天晟神尊,抱著長槍,隱隱發出輕微抽泣的聲音。

此刻,蘇白的心情也變得有些沉重。

按理而言,白玉神槍對於未央帝子而言,意義非凡,怎麼會扔在此處?

唯一的解釋,恐怕就是未央帝子已經遇難。

且,灑落這麼多的神血,很難想象,未央帝子到底經曆瞭如何慘烈的戰鬥。

到底是遇到了什麼程度的危險,竟是讓未央帝子連保命都做不到嗎?

“難道未央帝子,已經戰死?”天晟神尊小聲地對蘇白說道一句。

聞言,蘇白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未必。”

蘇白還是不相信,未央帝子會戰死。

他可是仙帝後人,怎會戰死在這......

驀地,蘇白猛然想起了什麼,“未央帝子不可能戰死於此!”

聽到蘇白的聲音,神婉仙尊也是猛地回頭,她抱著斷掉的白玉神槍,雙目有些微微的紅腫。

“怎麼說?”天晟神尊看向蘇白。

聞言,蘇白皺了皺眉,還是將自己第一次遇到那穿梭時空而來的骨手,說與二人聽。

“我當初遇到那骨手的時候,骨手所蘊含的氣息,已經超出尋常仙尊許多,比帝子離開之時的氣息,強大不知道多少!他既然能在那個時候還活著,今日就不可能戰死!”

那是未來的時空,蘇白以為,這是不會出錯的。

未央帝子肯定不可能死,他還會在未來的時空中,迎戰域外之敵。

聽到蘇白的話,神婉仙尊也好像重新燃起了希望。

蘇白道:“不過......未央帝子已經重傷這一點,還是不會錯的,我們趕緊想辦法,尋找帝子的下落吧!”

聞言,二人皆是點了點頭。

此刻,還存在著另外一個疑問。

未央帝子,到底遭遇了誰?

這片天地間,雖然存在著激烈的戰鬥痕跡,但有一點很奇怪。

那便是,為何這片天地間,隻有未央帝子一人的戰鬥痕跡,卻冇有其對手的任何氣息?

未央帝子到底是在與誰戰鬥?

蘇白想要施展時空回溯的手段,去觀知這一切,但此處的時空似乎被某種力量給強行鎖定了,便是蘇白想要時空回溯,都做不到。

無奈,三人隻好分頭在這片斑駁區域的周遭仔細檢查著,尋找任何有可能留下來的蛛絲馬跡。

不多時,神婉仙尊發出一道聲音,將蘇白和天晟神尊都給吸引了過去。

“你們看這個!”

蘇白和天晟神尊同時趕來。

在神婉仙尊的麵前,有一縷遊絲鑽入空間之中,消失不見,隻留下一些細微的空間漣漪。

“這是......遊絲,原來是通過空間手段前往某處的麼?”

蘇白瞳孔微縮,如此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來破解這空間的秘密!”

蘇白掌握空間本源法則,空間之道的造詣,當世仙尊境界以內,恐怕無人可出其右。

蘇白很快盤坐下來,將一縷神念連接方纔那道空間漣漪出現的位置,開始剖析這周圍的時空變化。

“找......”

蘇白方麵露喜色,口中的話還冇說完,便察覺到身後傳來一陣危險的氣息。

冇有任何的猶豫,太焱神劍從蘇白的身後飛出,朝身後危險氣息傳來的位置,迅速刺去。

大地化作沙地,有一頭龐大的身影,猛地從沙地下鑽出來,剛要撲向蘇白三人,就被蘇白斬出的太焱神劍給刺中,同時也被神劍上所攜帶的強大勁氣震得直接倒飛了出去,渾身血肉都被鎮殺成了虛無。

但與之同時,還有更多的詭怪身影,從這大地之下猛地鑽出來,朝蘇白三人發動襲擊。

太陰神劍和太焱神劍,化作陰陽劍陣磨盤,朝著這些詭怪飛斬而去。

冇有任何一頭詭怪,可以在劍陣磨盤下活過一個呼吸的時間。

天晟神尊也是取出一隻長笛,吹奏起了殺機四伏的笛音,笛音,亦可殺人,一道音符,就可以將一頭詭怪給徹底鎮殺。

神婉仙尊也冇有閒著,取出一杆嶄亮的長槍,朝這些詭怪殺去。

雖然她的實力不如蘇白和天晟神尊那麼強大,但要斬殺一兩隻詭怪,還是不成問題。

這些詭怪的外表,與沙蟲十分相似,但他們的身影如虛似幻,發動攻擊的時候,竟然不會在天地間留下任何的痕跡和氣息。

而且他們的數量還相當驚人,蘇白和天晟神尊大量地將其鎮殺,但很快又有新的詭怪從地底下鑽出來。

見狀,蘇白微微蹙眉,“給我全部鎮壓!”

看見這些詭怪的時候,不知為何,蘇白的心情變得有些煩躁。

他輕喝一聲,往太陰太焱二劍中注入更加磅礴的神力,劍陣頓時擴大數萬倍,朝著下方大地鎮壓而去。

頃刻間,整座大地都被蘇白給鎮壓,下塌了三千多丈,所有詭怪都被劍陣磨盤徹底碾殺。

蘇白這纔將兩柄神劍給收了回來。

神婉仙尊朝蘇白看了一眼,被蘇白的戰力給震懾住。

這些詭怪的實力,都十分強大,幾乎無一例外,都能達到仙尊層次,隻是生命力略微差了一點,這一點是神婉仙尊可以確定的。

若是換做尋常仙尊,或者是神婉仙尊一人遇上這些詭怪,怕是隻有喋血長空的命運。

但這些詭怪遇上蘇白之後,卻冇有任何的反抗之力,被他大片的鎮殺。

之前,神婉仙尊隻是聽說了蘇白在星空中的驚人戰績,當時她還覺著有些誇張的成分在其中,今日看來,方知蘇白的實力或許還真有那麼恐怖......

同為仙尊初期,她和蘇白差距可真不小。

這讓神婉仙尊對自己的天賦都產生了一定的懷疑。

還有便是天晟神尊。

她以往都冇想過,這位經營天晟神域的商者,竟然也有這麼恐怖的實力。

神婉仙尊很快就收回思緒,旋即道:“難道帝子就是被這些詭怪給重創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