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親,你為何打我?”

“你這個廢物,這幾位大人,是你這廢物能得罪的起的嘛?”

“你想死不要緊,不要連累我們王家!”

王天一悲憤無比的怒吼了起來。

他冇想到,這個兒子是如此的不中用,到了這一步居然都分不清局麵!

而聽到這話,王羽才終於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

再看向周圍的王家強者,這時候才發現,他們臉上那緊張忐忑的神色,和平日裡高高在上的模樣判若兩人,顯然是對眼前這三人極其忌憚。

而且,父親口裡的大人也是證明瞭他的想法。

這三位,難道有很大的來頭?

王羽心中咯噔一下。

然而還冇等他多想,王天一心底已經閃過了一抹殺意!

本來是想讓王羽給這三人好好道歉,表明誠意的。

誰想到,這廢物如此的不中用,非但冇幫上忙,又進一步拉了仇恨,現在想要讓這幾個大佬停歇怒火,隻怕更加麻煩了!

想到這裡,王天一忍著心痛,忽然再次出手,一巴掌朝著王羽狠狠拍了過去!

噗!

一聲悶響,下一刻,王羽便是被拍的直接飛了出去,如斷線的風箏一般,朝著街道對麵的牆壁狠狠撞了去!

還在半空中,便是鮮血狂噴,慘叫連連。

砰!

下一刻,那孱弱的身軀,直接撞在了石壁之上,將石壁都轟的坍塌了下來。

斷氣身亡!

周圍頓時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誰能想到,堂堂王家大公子,居然被他父親親自給處置了!

做完這些之後,王天一心底也是悲憤無比。

但他知道,自己絕對得罪不起眼前這三位大佬,為了王家,為了自己,隻能犧牲兒子了!

兒子,對不起了!

他重重跪在地上,再次朝著陰散人磕頭,“大人,您也看到了,這逆子我已經親手宰掉了,求求你們了,給王家一條活路吧!”

看到王天一如此做法,這一下,連陰散人都目瞪口底了。

常言道虎毒不食子!

這老東西,連兒子都殺了,就為了讓王家苟且求生?

秦風無奈道:“算了把,這傢夥既然知道錯了,那也冇必要斬儘殺絕!”

聽到這話,王天一長長鬆了口氣,結果秦風的下一句話,再次讓他絕望。

“不過,能教出這種兒子,他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把修為廢掉把!”

這話語說出,王家強者們全都瞪大了眼,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

要廢掉他們家主的修為?

要知道,王天一可是元嬰中期的修士,而且還是王家的中流砥柱!

冇有了王天一的元嬰中期修為,他們如何和其餘那些大家族抗衡?

王天一本人更是嚇得渾身狠狠顫抖了一下,瘋狂搖頭,眼中更是露出了絕望神色。

“不,不能這樣,你們不能這樣!”

他很想反抗,但是麵對陰散人,連出手的勇氣都冇有!

“是!”

陰散人卻是冇有半點猶豫,點頭答應下來之後,迅速走上前,一掌拍在了王天一的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