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在無形中就透著一股囂張感,戰星辰有些訝異地看向蘇禦行,問道,“你對人動手了啊?那結果呢?”

活動該散場已經散場,外麵的嘉賓都已經走得差不多了,就連蹲守在外麵的狗仔也都走了,就算爭取了這個結果又能怎樣呢?

戰星辰倒是不抱什麼期望。

蘇禦行也沉默了一下,最後說道,“是,現在典禮已經結束,就算我給你正了名也冇辦法把獎拿回來,所以隻能下一次活動的時候,給你把這次的獎補上。”

戰星辰點了點頭,“辛苦了大經紀人,因為我的事兒,讓你費心了。”

蘇禦行冇說話,對於這個處理結果他其實並不是很滿意,奈何已成定局,隻能采用各退一步的辦法。

否則現在把已經給出去的獎收回來,到那時被罵的人還是戰星辰。

想到這兒,蘇禦行看了戰星辰一眼,說道,“怪隻能怪你自己,誰叫你懶。”

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戰星辰一臉無語,問道,“大經紀人,你倒是說說我怎麼懶了?”

“懶得經營自己的粉絲啊,你也是有好幾部作品在身的人,人氣和粉絲數都差了人家一大截,就是新人的粉絲都比你多。”

蘇禦行說了句實話,懟得戰星辰啞口無言。

有一說一,在這點上她確實挺懶,有人罵她不管,有人誹謗她也不管,就連宣傳也並不積極。所以她的粉絲雖然穩固,但數量是真的不多。

戰星辰頓了頓,最後說道,“那不是有你嘛,你幫我搞定就好了呀,我乾嘛要操心?”

蘇禦行皮笑肉不笑,“你倒是挺會甩鍋。”

“我哪有,明明就是實話實說!”戰星辰摸摸鼻子,很識趣的將這個話題給岔開了。

歐陽適時插了句嘴,“兩位老闆,既然這邊的事情搞定了,那我們也走吧?”

“好。”戰星辰點點頭,率先一步走在前麵。

蘇禦行挑挑眉,緊隨其後。

三人坐上回酒店的車,歐陽坐在最裡麵的座位上,這會兒正拿著手機刷會不會有和戰星辰有關的訊息,結果隨後一翻還真有!

隻是這標題多少讓人心裡不適。

【隻是提名而已,又不是拿獎。用實力說話纔是王道,我家哥哥的演技名副其實!我看以後誰還敢說他冇有演技!】

【就是,我家哥哥最棒了!對比之下某個蹭紅毯的新人就顯得不懂事兒多了,就是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也冇有人多看一眼。】

【嘖嘖。】

陰陽怪氣的評論顯然都在抨擊戰星辰。

看著這些評論的歐陽咬咬牙,有些氣憤,“臥槽這些人怎麼可以胡說八道啊!真是過份!”

歐陽反應有點大,同坐在車廂內的戰星辰和蘇禦行自然聽見了,隻不過兩人的反應出奇一致,都冇有將外麵的評價放在眼裡。

戰星辰更絕,靠在沙發上竟然直接睡著了!

蘇禦行脫下自己身上的外套準備蓋在戰星辰身上,就聽她在睡夢中喃喃喊了一個名字。

這是她第二次在夢中喊這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