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美人看著氣呼呼的大章,趕忙道:“章哥,那些傢夥就是眼窩子淺,都不知道自己是乾什麼的。”

“您看吧,很快他們都會來巴結您的。”

大章聽到這話,氣頓時順了過來,他笑著道:“美人你說的太對了,我給你說,這件事情,絕對不能算完。”

“姓沈的小子,我收拾不了他,但是這些敢蹦躂的傢夥,我一定要讓他們,為自己這種牆頭草隨風倒的行為,付出代價!”

正在兩個人說的起勁兒的時候,大美人的大哥大也響了起來。

大美人的大哥大,基本上不自己拿著,在助理把大哥大遞過來的時候,她先是柔聲的說了句話,隨即整個人就猶如炸開一般的反問道:“什麼?你說什麼,有人讓我們搬家?”

“這房子是我們的,他們憑什麼讓我們搬家?”

大章看到美人受驚,本來還要安慰兩句,聽著房子的事情,他頓時想到,這房子是自己送的。

“什麼?他們有房產證明?你給他們說,這房子是我們的。”大美人說到這裡,拿起電話遞給大章道:“大章哥,有人讓我們從您給的房子裡搬出去,這......這......”

大章接過電話,就聽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章老闆啊,你也知道,現在的生意不好做。”

“我前些時候,賠的一塌糊塗,現在連給兄弟們發工資,都有點困難了。”

“本來,這個房子給您住,我是冇有意見的,可是兄弟們說,我有房子,卻不給他們發工資,就是存心,就是故意,總之一句話,就是不拿他們當兄弟,我也冇有辦法,隻能把這房子賣掉了!”

“章老闆啊,你不會讓我為難吧。”

聽到這話,大章氣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他惡狠狠的道:“好的,希望以後,你不要為今天的出爾反爾後悔!”

說話間,他就要掛斷電話。

而電話那頭的人,聽到大章這種**裸的威脅,笑著道:“章總,您現在還是先弄明白,為什麼馬老闆請那個沈林參加酒會,卻冇有請您的事情吧。”

大章的心頭一動。

他想要追問,那頭打電話的人,已經掛斷了電話。

心中念頭翻滾的大章,此時真的有點著急了。

馬老闆請沈林參加酒會,這件事情他根本就不知道。

而且,更重要的是,為什麼馬老闆的酒會,冇有邀請自己參加呢?

他也顧不上氣呼呼的來到自己麵前,想要向自己獻媚的大美女,直接將電話打給了一個熟人。

“陳哥,你是馬老闆的身邊人,我聽說馬老闆要舉行酒會,您看我帶什麼禮物去好呢?”大章在電話接通之後,就笑嗬嗬的朝著電話那頭說道。

不過,讓他冇有想到的是,電話那頭的男子在沉吟了瞬間之後,就沉聲的道:“大章,你還是不要來了。”

“這一次馬老闆的酒會,是專門宴請沈林的。”

“你來的話,老闆會不高興的。”

聽到這話,大章的臉色抽搐了一下,這是他多少年來,第一次被人如此乾脆的拒絕。

可就算是這樣,他也隻能打掉牙和血吞。

畢竟,這個打他的人,是馬老闆。

“馬老闆現在叫我,大章我回頭和你聯絡,對了,以後冇事的話,少給我打電話!大家各自為安吧!”電話那頭的陳哥,說完這句話,就掛斷了。-